Donald x Blog

State of 2021

2022/01/05 23:23

前言

现在已经是 2022 年了,前几天突然想到要不把自己过去一年的一些心路历程也写下来。前两天去广州爸妈家玩了,没带电脑,故没有写(借口。文章也没啥条理性的,就大概地按时间线来写吧。

Florence

2021 年里比较大的一个点可以说是和 Florence 互相见家长了,也是我们在一起八年以来第一次和彼此父母坦白自己的感情状况,毕竟在学生时代没啥经济能力的时候见家长也不太好,免得听他们说这说那。Florence 的爸妈都挺 nice 的,每次去都对我很热情,但社恐的我真的只想在房间里静静地呆着。

因为见家长了,也促使了我们一起出来租房这件事。在广州棠东租了个单间,装修好一点点但是很小,房租都要 1k3 ,着实体验到了啥叫蜗居。不过这次也是人生第一次自己出来租房,决定的那一刻也是太拍脑袋了,没考虑好,现在回想起来怎么都不会再租那里了。

三月份,首先最棒的就是等了很久的扎导版正联终于释出了,也算是见证历史了。从守望者入坑,钢铁之躯和 BVS 让我沉醉于扎导的影像风格中,守望者和 BVS 的片头真的百看不厌,每一个升格镜头都可以当壁纸了,细节上真的常看常新(扯远了。

Graduate

夏季是毕业生叫的季节,这时候的我也在论文的漩涡中挣扎,我的论文是比较中日俄三版《十二怒汉》翻拍的适应性,选题前觉得很有趣,自己也是看了好几遍原版《十二怒汉》,很是欣赏吕美特的调度能力,还有他的《热天午后》,真的是太有趣了,简单但有趣的剧情,恰到好处的幽默,实在是赞啊。只可惜到中间的时候我发现我对写论文真的起不了兴趣,而且当时也在想着毕业后的去处,一时间顿时有点郁闷。

当时还在一个小公司中实习,做的是消防局的调度页面系统,可真差不多就是切图仔了,学不到啥东西,早点润为妙。也是在这个时候,终于把自己的网站做得稍微能看一点了,博客就用了 vuepress 搭建,想自己写主题,但实在是没空,只好搁置。

skateboarding

六月份,趁着为数不多的在校时间,都尽量地和朋友出去踩板和拍照,享受着这仅剩的校园生活。过去四年总嫌弃吐槽仲恺,但它还是那个给予我学生身份的地方,我在这里也认识到了很多朋友。对了,这时收到了一款很喜欢用的背单词 app 的 offer。

六月底,毕业了。因为我们外院答辩时间最晚,所以拍毕业照的时间也是最晚的,全校都拍了毕业照,等到我们院拍的前一天,就因为广州疫情反扑而取消了毕业照的拍摄,因此,我也是没拍过毕业照的人啦。

departure

七月份,来到了清远,入职墨墨。墨墨给我的感觉真的很棒,充满了青春的气息,大家都是朝气蓬勃的,最初是想着来学习一番,谁知入职第一天问了下,原来前端也就五个人左右的样子。入职以来目睹了人来人往,有处得很好的朋友离职了,使我郁闷了一阵子。

在这段时间,自己也对看源码这件事没了恐惧的感觉,更多地去尝试手写轮子,这是个很棒的一步,也让自己对技术有了新的看法。程序员所需的能力不外乎 API 和抽象,API 是常变的,抽象是不常变的,以往的我会觉得自己懂得使用某些 API 而沾沾自喜,现在逐渐地会因抽象能力不足而感到难受。

discs

十月份,此时已经进入了墨墨的 Markji 组,接到了个调研 AST 的任务。这时我真的非常开心,正所谓最高效地学习往往就是面向工作学习,工作上用得到的才会更好地让你学习上手。AST 这个以前一直有听闻的概念仿佛与我本不是一个世界的,自己也没什么动力去主动接触,但是现在工作遇到了,真是个绝佳的机会。很可惜,在学习使用 ANTLR 4 写解析器的过程,更加地凸显了自身技术基本功的不足,导致最后写出的解析器因性能问题,没有被用在生产环境,真的是太遗憾了。从这次的工作中,我对技术的认知也有了更进一步的理解,但还缺少最佳实践,打算在 2022 年入坑一下前端基建建设,了解下 babel 和 vite 插件等。如今对 AST 的恐惧也如当初对看源码的恐惧一样消失了,希望自己的认知不断地扩展。

也正是在这时候,久违的双休又来了,在墨墨单休的日子真的让我深刻的认识到双休的重要性,单休之于双休就好比短视频之于电影,其意义是不能比的,短视频再有营养,也不足电影艺术。此处手动 @MartinScorsese

也因为双休,我也有时间去重写自己的网站了,还手写了《黑客帝国》的数字雨效果,尽量把自己的一些思绪整理成文,目前博客还未合并到同个项目中,还没想好主题如何设计,还在陆续地把好玩的新功能加入到网站中。

对了,今天是 2022/01/05 ,刚好半年过去,转正了。